徐志摩:许我的挽联,别忘了

  • 时间:
  • 出处:爱武网
  • 作者:
  • 浏览:27

原标题:徐志摩:许我的挽联,别忘了

原标题:徐志摩:许我的挽联,别忘了

书画名家

前面的话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些“段子”,晚清民国旧人物的段子。

这些段子,原由近代史学者陈远辑录,分九辑发于个人微信公号“拍卖时光”(id:syds1978)。

标题的这句,即出自其中。有读者看后说:“看这些东西,就像看武侠小说。”还有读者说,如按政客、文人、学者等稍作分类,统一文风,就是一部新《世说新语》了。

旧时人物行止录

陈远 辑

1.

辜鸿铭

有一次,张之洞做寿,府中大宴宾客。一帮文人聚在一起高谈阔论,辜鸿铭也在席间大谈西方学说。

谈兴酣时,他突然发现同是幕僚的沈曾植在一旁一言不发,而且面有不屑之色。辜鸿铭忍不住问:“沈公为什么一言不发呢?”

沈曾植轻描淡写地答:“你说的话,我都懂,但是你懂我的话,还需要读二十年中国书!”

二十年后,辜鸿铭再次见到沈曾植,他让人把张之洞的藏书一部一部搬到沈的面前,沈笑着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辜鸿铭拱手施礼说:“请教沈老前辈,哪一部书老前辈能背的,我不能背?老前辈能懂的,我不懂?”

2.

章太炎

1907年,孙中山在日本东京倡导革命。当时的日本政府答应清政府的要求,同意将孙中山等革命党人驱逐出境,临行前,日本政府为孙中山一行设宴饯行,并赠款5000元。

章太炎得知后,误以为孙中山被日本政府收买,一气之下,把挂在民报社的孙中山照片和批语撕了下来,写下“卖《民报》之孙文应撕去”等字,并把照片和批语一道寄往香港,羞辱孙中山。

但是在他骂孙中山的时候,别人只能听,不能答,更不能附和。

曾经有人附和他,他马上给那人一个耳光,说道:“你是什么东西?总理(指孙中山)是中国第一等伟人,除我之外,谁敢骂他?

3.

伍廷芳

伍廷芳使美时,有某贵妇听了他的滑稽妙论,不禁心花怒放,喜气盈面,随即上前与伍握手说:“我真佩服万分,打算把我的爱犬改名为伍廷芳以志纪念。”

伍廷芳说:“很好,很好。那么,您天天可以抱着伍廷芳接吻了。

贵妇听了,笑不可抑。

4.

段祺瑞

段祺瑞对儿子要求很高。有一天,他让人摆好围棋盘,父子俩对弈,结果儿子输了。段祺瑞见状老羞成怒,大骂道:“下棋是雕虫小技,你连这方面也不行,真是没用!”

第二天,父子俩又持黑白子厮杀起来,这一次儿子赢了,但是段祺瑞还是怒不可遏,大骂儿子既无大志也无大才,只能在这些消遣功夫上表现。

5.

杨度

袁世凯病重时,一天传杨度入见,当时杨度已经匿避天津,袁世凯的亲近以急电催促他回京。

杨度到达北京时,袁世凯已经不能说话了,但是对杨怒目而视,仿佛悔恨自己为杨度所误。

杨度泣然:“此天意也,夫何言哉!我只好以一死相报。”说完大哭,袁家人听了,皆痛哭失声。

几个小时之后,袁世凯死,杨度竟食言。

6.

康有为

张勋复辟之前,康有为应张勋之召秘密入京,为掩人耳目,途中剃须改装

复辟成功后,康有为想做宰相,所以把自己的想法向张勋透露,张勋遂请示宣统,可否让康有为就大学士之职。

谨太妃不同意,说:“历代以来,从未有没胡子的宰相。且传谕令他赶急蓄须,等满口于腮,再予总揆之位,今不妨虚席以待也。”

康圣人闻之,大为懊丧,曾广购生须药水,一小时必涂抹三次,且时时揽镜自照,不亚于农夫之望禾苗。

7.

辜鸿铭

1918年安福国会选举时,许多人拉选票,也有许多人卖选票。

有一个政客来拉辜鸿铭,人家一张选票卖200块,辜张口就是500块,经过讨价还价,最后400块成交,一个都不能少。

选举前一天,人家把钱和选票送来,千叮咛万嘱咐辜务必到场。

结果来人前脚刚走,辜后脚就跟上,一路坐车到了天津,用这400块钱与津门名妓“一枝花”玩了两天

钱花完了,回到北京,人家找上门来,大骂辜不讲信义,辜二话没说,举起手杖,指着政客一顿臭骂:“你瞎了眼睛,竟敢拿钱来买我!你也配讲信义!你给我滚出去!从今以后,不要再上我门来!”

8.

吴稚晖

国民党元老吴稚晖,言行诙谐幽默。民国初年,他任“国语读音统一会议议长”时,有一次开会与王朴起了争执,性情暴躁而且口吃的王朴在辩不过吴的情况下破口大骂:“老王八蛋!只会嬉皮笑脸,懂个屁!”

与会人士闻言都愣住了,气氛当场变得很尴尬。但是吴稚晖态度从容,一点也不动气,缓缓地说:“王先生,您别气昏了,稚晖姓吴,非贵本家也!”语毕,全场大笑。

因不满蒋介石的作为,吴稚晖常和冯玉祥一起,大白天提着灯笼去开会。有一次,蒋一边离座来迎,一边笑问他为何白天点灯笼。吴不紧不慢地学着蒋的宁波腔说:“娘希匹,这里太黑暗,太黑暗了。

9.

陈独秀

1918年,北大文科中国哲学门毕业,师生在一起照毕业照,老师们坐在前排,学生站在后面。

陈独秀恰好和梁漱溟坐在一起。梁漱溟很拘谨,把脚放在椅子下面,陈独秀很豪放,把脚一直伸到梁漱溟的前面。

照片出来之后,当时的学生班长孙本文去给陈独秀送照片,陈一看,说:“照得很好,就是梁先生的脚伸得太远了。”

孙本文说:“这是你的脚。”陈独秀哈哈大笑。

10.

梁漱溟

梁巨川有感于民国初年的社会黑暗,于1918年深秋寿诞之前三天自沉于北京积水潭。

临行之前,问其子梁漱溟:“你说这世界还会好吗?”梁漱溟答:“我相信这世界还是一天天往好里去的。”

梁济说:“能好就好啊,能好就好!”之后从容赴死。

11.

蔡元培

北大评议会规定,学生必须交讲义费。nao xue chao 成瘾的学生们马上集合起来示威。

蔡元培站出来对着示威的学生大喊:“你们这班懦夫!有胆的就请站出来与我决斗!如果你们哪一个敢碰一碰教员,我就揍他!”

在这头愤怒的老狮子面前,学生们便如绵羊般散了。

12.

林纾

在新文化运动中被新青年阵营骂得狗血喷头的林纾,其实性情真挚,古道热肠,行事颇有侠士之风。

曾经有一个贫士向他哭穷,他与那人虽然素昧平生,但仍然寄赠了十块银元,同时附了一首诗:

年来沧海已成田,文字何曾值一钱。

无力赠袍宁赠炭,石头城下雪漫天。

还有一次,他的一个朋友因为妻子病了向他借钱,他就把刚收到的卖画的400元钱全数借出。朋友坚持立下借据后,才把钱拿去。

不久,这位朋友病逝,林纾前往吊祭,在灵前把借据烧了。并在祭文中说,他与那位朋友若都健在,则借据有无都无关宏旨,现在朋友死了,自己恐也来日无多,若死后还有借据存在,难保不成为日后两家纠纷之媒,故拿出烧掉,以长保交谊。

13.

黄侃

郑奠是黄侃最喜爱的学生,黄去教室上课时,常常让郑奠替他拿着皮包。郑奠毕业之后,也留在北大任教,与黄侃由师生而同事,但对黄侃还是很尊敬。

有一天,国文门教授黄节在家里请同事吃饭。黄侃和郑奠师生二人都前去赴宴。郑奠那天穿了新买的一件皮袍。黄侃见了,大为不悦,便说:“我还没有穿皮袍,你就穿皮袍?”

郑奠心想:你管得着吗?就回了一句:“我有穿皮袍的权力!”

黄侃听了很生气,从此再也不理会郑奠了。

14.

鲁迅

1926年,鲁迅在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任研究教授时,校长林文庆召集研究院的负责人和教授们开会,说明“学校经费困难”,提出削减研究院一半经费的计划。

教授们纷纷表示反对,说:“研究院的经费本来就少,连研究成果的印刷费都付不出,绝对不能再减了。”

林文庆无奈,只好使出撒手锏:“关于这事,不能听你们的。学校的经费是有钱人拿出来的,只有有钱人,才有发言权。”

他的话音刚落,鲁迅立即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两个银币,“啪”的一声,扣在桌子上,说:“我有钱,我也有发言权。”

15.

蒋梦麟

蒋梦麟代理北大校长时,和教育系教授高仁山是莫逆之交。1927年10月,高仁山以参加政党、有反对北京政府之嫌,遭张作霖下令逮捕,不久被枪决。

高仁山死后,蒋梦麟对其妻陶曾榖照顾备至。

当蒋梦麟的妻子病故后,他便与陶曾榖结为夫妇。婚礼上,蒋梦麟答谢宾客时表示:“我一生最敬爱高仁山兄,所以我更爱他爱过的人,且更加倍地爱她,这样才对得起亡友。

16.

马一浮

孙传芳自任东南五省联军统帅时,驻扎杭州。有一次,他慕名前去拜访马一浮。马一浮不肯接见。

家人鉴于孙传芳当时的权势,便打圆场说:“是不是可以告诉他你不在家?”

马一浮断然说:“告诉他,人在家,就是不见!”孙传芳只好悻悻而返。

17.

冯玉祥

冯玉祥在常德时,努力求学,每天读英文二小时。

上课时,关上大门,门外悬一牌,上书:“冯玉祥死了!”

不准外人进去,学习完了之后才开门摘掉牌子说:“冯玉祥复活了。”

18.

黄侃

1929年冬,黄侃的老同学居正因参加反蒋活动被捕入狱,软禁于南京汤山。

因担心受牵连,许多朋友都借故躲开了,只有黄侃经常携儿子去探望他。

后来居正获释,当上了司法部长,黄侃反而避之不见,倒是居正经常到黄家探望。

一天,居正不解地说,你怎么不来我家了?黄侃说,朋友落难应该帮助,朋友得势,何必相求。

19.

鲁迅

30年代,上海有家书局给作者发稿费,只按实际数字计算,标点、段落空格都忽略不计。

于是鲁迅故意给这家书局寄去一篇稿子,既没有划分段落,更没有一个标点。书局无可奈何,只得写信给鲁迅:“请先生分一分章节和段落,加一加新式标点符号。”

鲁迅回信说:“既然要作者分段落加标点,可见标点和空格还是有必要的,那就把标点和空格也算字数。”

20.

徐志摩

徐志摩,倜傥不群,在交际场中,甚多韵事,其乘飞机南行之前一日,赴友人之宴,刘半农博士与焉,席间雅谑互作,而涉及航空问题者尤多。

徐忽谓刘曰:“我若由飞机上摔下来了,你怎么办?”刘曰:“我作一副挽联送你。”徐曰:“许愿不如现捞,你现在就写出来。”

刘思有顷,已得之,然究以事属不祥,未肯道出,微笑而已。

酒阑客散,徐起而作别,犹握刘手曰:“许我的挽联,别忘了。”客亦大笑,咸感徐谑有过甚。

明日,徐乘飞机行。又明日,徐在济南坠机之消息至,友人闻之,无不嗟叹。

21.

鲁迅

1932年11月,鲁迅因母亲病重,赴北京看望母亲。一天,鲁迅和胡适偶然相见,胡适开玩笑说:“你又卷土重来了。”

鲁迅答:“我马上卷土重去,绝不抢你饭碗。”

胡适十分尴尬,解嘲说:“还是老脾气啊!”

鲁迅答:“这叫至死不变。”

22.

潘光旦

潘光旦除了教学、著书之外,从1935年又兼任清华大学教务长,负责全校的教学组织工作。

有一次,安徽省主席刘振华想让他的两个儿子来清华旁听。

潘光旦回信婉言拒绝:“承刘主席看得起,但清华之所以被人瞧得上眼,全是因为它按规章制度办事。如果把这点给破了,清华不是也不值钱了吗?

23.

冯友兰

抗战初,清华教授们从长沙往昆明迁移,途经镇南关,当时司机通知大家,不要把手放在窗外,要过城门了。

别人都照办,只有冯友兰听了这话,便考虑,为什么不能放在窗外,放在窗外和不放在窗外的区别是什么,其普遍意义和特殊意义是什么。

还没考虑完,已经骨折了。

24.

周作人

据说有个时期,周作人家里有个下人,负责里外采购什么的。自然手脚不太干净,常常揩油。当时用钱,要把银元换成铜币,时价是一银元换460铜币

一次周作人与同事聊天谈及,坚持认为是时价二百多,并说是他的家人一向就这样与他兑换的。众人于是笑说他受了骗。

他回家一调查,不仅如此,还有整包的大米也被偷走的。他没有办法,一再鼓起勇气,把下人请来,委婉和气地说:“因为家道不济,没有许多事做,希望你另谋高就吧。”

不知下人怎么个想法,忽然跪倒,求饶的话还没有出口,周作人大惊,赶紧上前扶起来,说:“刚才的话算没说,不要在意。”

25.

张奚若

1941年,在一次会议上,张奚若尖锐地批评国民党的腐败和蒋介石的独裁。蒋听不下去,就插话说:“欢迎提意见,但不要太刻薄!”

张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下次开会,他接到会议通知和往返路费后,当即回一电报:“无政可议,路费退回。”

26.

郁达夫

郁达夫有一次请一位在军界做事的朋友到饭馆吃饭。饭毕,饭馆侍者到他们饭桌边收费,他就从鞋垫底下掏出几张钞票付账

他朋友很诧异地问:“郁兄,你怎么把钱藏在鞋子里呀?”

郁达夫笑笑,说:“这东西过去一直压迫我,现在我也要压迫它!”

27.

张澜

抗日战争最紧急关头,当时的参政会与国民党政府起了冲突,参政会对于国民党政府的十大要求,经过六折七扣之后成了四个要求。

之后蒋介石召集各党各派首要人物开谈话会讨论,会谈中,张澜就和某要人争论起来。会后,他又致信王世杰,说明如果下届参政会里没有罗隆基、张君劢、梁漱溟、沈钧儒、黄炎培等人在内,他是不出席的。

第二届参政会果然就没有罗、张、梁、沉在内,张澜也果然拒绝出席,经张群再三邀请,他才托张群带去五千余字的长信给蒋介石,内中强调蒋介石左右“无忠直之士”

为此,陈布雷骂他是疯狗。

28.

熊十力

熊十力和陈铭枢是老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后来陈当了广东省政府主席,这时熊正贫病交困。

陈请他去广东,他不去;送钱,他不受,陈实在要送,熊说我每月生活费大洋30元,陈按月寄送,他受了。

后来不知是因为熊十力不出名,还是因为30块钱太少,省政府出纳以为主席在打发穷乡亲呢,就把这事给忘了,一连三个月没有给熊十力寄钱去。

于是熊十力写了一封陈铭枢亲启的信,陈拆开一看,没有别的,一张纸满满地写了一百个王八蛋吓得他赶忙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出纳开除了。

29.

于右任

于右任胸前的飘飘长髯,是他特有的标志。他每天睡觉时,都用一个布套把胡子装好挂于胸前。

有一天,一个朋友问他:“你睡觉时胡子是放被子里,还是被子外?”他思索半天,竟答不出。

第二天,他和人表示昨天一夜没睡好。对方询问原因,于右任答:“因为我经朋友一提,竟不知应将胡子放被子里还是被子外,总觉得放哪都不对劲,以致整夜辗转不能成眠。

30.

吴稚晖

吴稚晖从21岁开始,所有亲友寄来的片纸只字,不论是函牍名片便条,一概标明日期,逐日保存。

以后虽然曾经流亡海外,也都是随身携带,从来没有丢失过。

抗战期间,他把这些东西留在上海,封存在三层楼上,也得以保存。直到抗战胜利,加上重庆的全部通信,已经六十余年了。

从1949年1月开始,吴稚晖每天把信函、记录稿件一一翻出来,撕成碎片或者亲自监督手下人烧毁,无论手下人如何劝说,吴稚晖只是认为“不必了”。

本文作者陈远,历史学者,著有《消逝的燕京》、《燕京大学(1919-1952)》、《负伤的知识人》、《斯人不在》、《思者如斯未尝往》、《被忽略的大师:民间思想史上第一人》、《在不美的年代里》、《美与不美》等。2016年,陈远发起文诗书画平台“拍卖时光”(ID:syds1978),以陈远个人文章为主,同时聚会两岸三地一批重要知识分子。

转载请注明:书与画

版权声明:本平台推广的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08981661_284433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