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三国时期石亭之乱,长三角地区一直都很文弱吗?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历史故事网

  《军师联盟》里描述的石亭之战,虽然名气不大,却是三国前期一场重要的战役。这是东吴进攻战中少有的战绩,对魏吴两国均产生了重大影响,但是因为《三国演义》对东吴的忽视,名气不大。

  长三角的战斗力

  唐宋以来,长江三角洲的居民给人以一种很文弱的感觉,但是在历史上他们也有过战斗力爆棚的阶段,这跟当时遍布在此地的越族有关。

  石亭之战前夕,东吴的军队正在经历大换血。

  孙氏政权的前期,将领以淮泗流域的人为主,亦即陈寅恪先生归纳的“淮泗集团”,士兵也多是他们的部曲,但是随着北方秩序的恢复,南下的流人减少,昔日淮泗旧将如蒋钦、周泰、陈武、徐盛等多已凋零,东吴不得不吸收江东本地人为将。

  江东,即今日的苏南浙北一带,虽然秦汉时代被汉族统治,但由于当时的统治中心在北方,对南方统治不甚留意,只控制城市与平原地带,山林之中和偏远地区还是操南岛语系的越族人的天下。

  越族人断发纹身,好勇斗狠,战斗力彪悍,近现代的样本可参看电影《赛德克巴莱》里的高山族人,或者大洋洲的毛利人。春秋战国时代,以越族人为主体的吴、越两国北上争霸,一度令齐、晋等传统强国退避三舍;南朝后期,陈霸先北上勤王,其部队以广东的越人为主体,曾经多次把北齐、北周的干涉军打得全军覆没。

  上古的越族人有多猛

  当然,经过几百年的融合,汉、越二族也在互相影响,越族在日益文明化,而江南的汉族则变得好勇斗狠,剽悍好战。

  从社会上来看,江南的汉人像北方一样,也分为文化士族和武力豪族。

  虽然文化士族如陆逊、顾谭等人的战斗力也不弱,但因为有文化和政治方面的坚守,不为有志于做专制君主的孙权所喜。孙权为了称王、称帝,不得已对他们进行拉拢,把自己打扮成爱好儒学的样子,但内心对他们一直猜忌备至。

  所以淮泗集团的武将凋零后,孙权对江东地区的武力豪族着重提拔,想用他们来跟文化士族打对台。于是,东吴将领里的江东豪族越来越多,军队的主力也变成了他们的部曲和新招降的山越人。

  不过,江东豪族虽然好勇斗狠,但毕竟是本地人,核心利益在江东本地,所以跟江东士族一样,防守战他们还肯卖力,进攻战就是以磨洋工为主了。

  如果江东大族肯卖力

  到了公元227年,孙吴政权的江东化以及接近完成,无论是孙权自己还是江东大族,都需要政权江东化最终成果——称帝建国。

  但是孙氏政权又缺乏足够的合法性。曹操拥有汉朝丞相的名义,晚年更当上魏国的国王,接受汉朝禅让,程序上说得过去;刘备则拥有汉朝宗室的身份,兴灭继绝,复兴汉朝,也有足够的理由;唯独孙权啥都没有,在汉朝的官职很低,跟刘氏也没有血缘联系,完全是凭借武力统治一方,要称帝建国底气不足。

  所以必须要一场辉煌的胜利,把孙权送上帝位。这场胜利,固然是孙权的追求,也是江东大族一致的追求,唯有江东政权正式建国,其利益才能受到长久的保护,至少这时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因此,这场战斗从谋划到发起到结束,都是江东本地人在出力。

  献计诈降曹休的鄱阳太守周鲂就是江东本地人。他是吴郡阳羡(今江苏宜兴)的武力豪族,是“除三害”的周处的老爹,是东晋初年“三定江南”的周玘的爷爷,他们家将来被东晋设置为义兴郡,就是江东有名的武力豪族义兴周氏,与吴兴沈氏齐名。

  主帅则是吴郡陆氏的陆逊。吴郡陆氏文化修养颇高,陆逊则文武双全,武略也在东吴首屈一指,此前他献上并实施了征服山越的战略,在奇袭荆州之役中堵住三峡,招降关羽军数万,在夷陵之战中更是火烧连营,歼灭了刘备的主力,已经是天下知名的名将。

  连破蜀魏的陆逊

  两位副帅朱桓、全琮也是江东本地的武力豪族。朱桓出身吴郡朱氏,吴郡四姓有“张文朱武陆忠顾厚”之说,所以朱氏是其中武力豪族气质最浓厚的,朱桓此前在濡须口击败曹魏名将曹仁,已经跻身东吴名将。全琮则出自钱塘全氏,虽然没有了不起的战功,但也是久经战阵的堪用之将。

  就是保证石亭侧翼、统帅荆州的朱然,也是江东本地的武力豪族。朱然是丹阳人,本来姓施,因为舅舅朱治早年无子,被过继给朱治,改姓朱氏,此时已经是丹阳朱氏的掌门人。朱然在夷陵之战断刘备退路,江陵之战在魏国大军的猛攻下守城一年,已经是东吴仅次于陆逊的名将。

  当这些江东本地人在进攻战中不再磨洋工,而是通力合作的情况下,石亭之战就成了检验他们战斗力的试金石。

  东吴版子午谷之谋

  石亭之战,朱桓、全琮为左右督,各督三万人,陆逊为中军主帅,部队不会少于两位副帅,东吴总兵力大致有十万人。对面的魏将曹休则统帅东线魏军的全部主力南下,总兵力在十万以上,双方势均力敌。

  曹休是魏国第二代也是最后一代的宗室将领。曹丕称帝以后,曹氏宗室多封王封侯,不用在战场上拼搏就可以坐享富贵,自然就懈怠了,能打的还得靠第一代的老将和第二代曹真、曹休、夏侯尚等少数几个人。

  曹休此前打过一些无关紧要的小胜仗,小胜过马超、张飞,自我感觉良好,经常想带一支精兵渡过长江,消灭孙权。这次认为逮着了机会,于是孤注一掷,率全部主力南下,试图接应周鲂,占领长江南岸的鄱阳,以此为基地扫荡东吴。

  魏国也看好这次机会,在曹休南下的同时,派司马懿攻打江陵,贾逵攻打东关,一左一右,护卫曹休的侧翼。

  石亭在今安徽舒城与桐城县之间,被大别山、长江、巢湖三面包夹,而且要到达石亭,必须经舒城与桐城之间的硖石关、挂车岭,这两处都是山险、路窄,所以石亭此地确实如剧中所说,易进难退,是设伏的好地方。

  石亭地势

  当曹休接近石亭时,其实已经发现了吴军的异动,而东路的贾逵发现东关没有吴军,判断吴军一定是聚集在石亭,曹休要吃大亏,朝中蒋济等大臣也反对曹休轻进。但曹休自恃兵马众多,又是魏国精锐,就这样撤退太没面子,于是继续前进。

  曹休行军时也做了一些准备,比如设置伏兵、把守退路等,但这些都被吴军看在眼里。战斗一开始,吴军就兵分多路冲击魏军,并且把曹休的伏兵一一拔除。因吴军已占据有利地形,魏军无法取胜,士气崩溃,大败而回。

  战前,性格跟魏延相似的朱桓曾经献上一个东吴版的子午谷奇谋:派一支兵马守住硖石、挂车,截断魏军退路,将曹休十万大军一口吃掉,使魏军东部防线崩溃,趁势席卷淮南,进攻洛阳。

  孙权对这个计划很感兴趣,去问陆逊的意见。但是陆逊作为文化士族,又是江东本地人,进取的欲望不强,根本不想把局部战争打成无限战争,否决了朱桓的计划。

  不过他还是派了小部队去断魏军的退路。魏军赶到硖石时几乎已经绝望,幸好贾逵判断吴军的动向后,不计前嫌来救曹休,曹休的部将、日后的东线主帅王凌也誓死突围,两面夹击,才赶走了硖石的吴军,魏军主力得以撤回。

  主帅曹休被气死

  次年(公元228年),孙权趁此战的东风称帝,魏国二十多年后才有能力再次发动大规模的伐吴之战(东兴之战)。曹休因此战惨败,羞愤发病而死,魏国宗室人才凋零,魏明帝曹睿只好起用外姓人满宠为东线主帅,宗室为帅的先例就此打破,司马懿不久就任西线主帅,魏国的天下开始动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确实挺糊涂的!三国时期那两次稀里糊涂的战争

  三国是讲究权谋的,尤其是那些谋士,往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如何能在战争克敌制胜,是一些战略家精心思考的问题。不过三国里也有一些这样的战争,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稀里糊涂的参与战

2018-07-12   三国时期

三国鼎立被破:曹魏灭蜀汉 东吴为何见死不救

  公元263年,曹魏派遣钟会、邓艾等人率二十多万大军进攻蜀汉,蜀汉不能抵挡,后主刘禅在成都投降,年底,蜀汉灭亡。三国时代魏蜀吴,魏国最强,吴蜀同盟对抗曹魏。令我们不解的是:曹

2018-07-12   三国鼎立

三国时期夷陵之战中为什么刘备会输得这么惨

  说起夷陵之战,世人皆知“先主征吴赏六军,陆逊营烧七百里”。这场战役看似是刘备与陆逊两个指挥官之间的斗智斗勇,实则他们中间还有一个女人对这场战争产生了诸多影响,剪不断,理还乱

2018-07-12   夷陵之战

三国三大战役为何两次发生在荆州这一个地方

  三国三大战役分别是官渡之战、赤壁大战和夷陵之战,这三大战役,不仅耗时长,参战的人员多,而对三国发展的走势也都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这儿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后两次战役都发生在荆州

2018-07-12   三国三大战役为何两次发生在荆州这一个地方

三国时期一场因“禁酒”引发的军事政变

  古今中外的史料都显示,军人与酒,关系密切。常有出征酒、庆功酒的说法,大战胜利后,古代皇帝犒赏三军时,将士们可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古代军中因酒误事、贻误战机之事,亦不胜枚举

2018-07-12   郭威